主页 > 新闻中心 > > 正文
第一代女拖拉机手--专题报道
添加日期:[2019-02-26 18:55]

  从1947年“公营农场”诞生,到共和国建立前后,北大荒的拖拉机手们为新中国的机械化农业,建立了巨大的功勋。他(她)们是中国第一代拖拉机手,堪称“元老”。后来成了北、大荒和全国农垦系统的四梁八柱了。

  北大荒最早开办的拖拉机手训练班有3处:1947年11月原松江省营第一农场(宁安农场前身)在亚布力办的训练班,由场长李在人兼任校长,招收70名中学生进行培训,通北农场也派了48名中学生参加学习;1948年2月查哈阳农场在齐齐哈尔市崔家庙办了“火犁训练班”,招收学员170名,其中有联合中学的学生125名,经过培训,137名学员结业;1948年初,原黑龙江省政府在北安开办拖拉机手训练班,杨清海任指导员,花园农场、萌芽乡村师范学校和五大连池农场也派人参加学习,结业学员70名。这3所训练班当年被誉为北大荒的“抗大”,培养了一批拖拉机手,著名全国劳动模范耿德、梁军、王士成就分别来自这3所训练班。

  通北机械农场的“耿德拖拉机中队”是早年北大荒机械农场树立起来的第一面红旗。她的名气,就像战争年代听到“英雄连”、“刀尖排”那样响亮。带头人耿德出生在呼兰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2岁那年,他勉强凑上学费,进了中心村的小学。1945年8月15日,耿德照例背书包上学,见同学们在纷纷议论。他才知道:日本鬼子投降了,苏联红军开进了呼兰县,东北民主联军已接管了县政府――呼兰县光复了。第二年,过罢春节,耿德突然接到工作队通知,让他去松江省第一中学(学校在呼兰县)报到入学。校长是呼兰县长兼任,第一堂课讲“革命”,讲“阶级”,讲革命青年要努力学习,投身革命,打倒蒋介石,建设新中国。转年,耿德加入了“民主青年联盟”(共青团的前身)。1947年10月,东北行政委员会到学校招收拖拉机驾驶员。耿德串连了好多同学,一齐报了名……就这样,他和同学一起来到了通北机械农场。场长周光亚就把他们送到“亚布力拖拉机手训练班”去学习。

  训练班校舍实在简陋。一幢破旧仓库算是教室又是宿舍,教员和学员都睡地铺。上课时每人腿上架一块小木板就是课桌了。3名教师是从哈尔滨请来的:王正阳、原云衡和一位俄籍农机具商人彼得洛夫。彼得洛夫讲半土半洋的中国话,大伙听了直发笑。仓库前一块场地,摆着两台拣来的旧“火犁”。上课时,老师把拖拉机零部件一件一件拆卸下来,又一件件组装上,边讲边做。大伙就一一记下。课程很快地进入操作实习。人多车少,每人每次上车实习不准超过5分钟。小伙子们听课时明白,上了车就发朦。结果闹出了不少笑话。一个学员登上驾驶台,过于激动,他却忘了拐弯。机车不偏不倚地将大伙心爱的篮球架撞倒了。短短一个月培训,结业考试,耿德评上了三级驾驶员。

  耿德回到通北机械农场,勤奋好学,刻苦钻研,从助手、车长到拖拉机中队队长,带领车组和队员们,一再创造新纪录。早年东北公营农场管理局办的《机农通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模范拖拉机驾驶员――耿德》的文章,上面写道:“秋收了,耿德担负起105号机车的责任。那时,农场用斯特兹――3号拖拉机拉一台摇臂式收割机割稷子,一天用100多斤油只割4垧地。耿德觉得是浪费,便和师傅们研究搞成了联结器,用同样的油,一天可以割到10垧。由于这一创造,农场提前7天完成了收割任务,还节省了4000多斤油料。”

  当时,轰动农场的许多重要革新,接二连三地出在耿德手上。他首先搞成土联结器,将拖拉机由牵引一台播种机作业,改装成牵引三台播种机;工效自然提高三倍。又把48行原播小麦的播种机,改装成24行播大豆,不仅节省了种子,而且铲趟时节省了工作量。又把苏制的C---6型康拜因的收割台下降,实行低茬收割大豆,减少了损失,提高了工效。1950年10月,他光荣地出席了全国首届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大会。

  “领唱人”就是梁军。她1931年出生在明水县乡村的一个穷苦农民家庭,上了两年小学就缀学在家,给地主家当个“半拉子”。1946年,村里来了土改工作队。队长是黑龙江省干部学校的校长高衡,他和德都县县委书记吴飘萍酝酿创建一所简易师范学校,为农村培养有文化的一代。利用伪满开拓团的几间破草房,创建了“萌芽乡村师范学校”。

  那是1947年3月,梁军走进了这所半耕半读的学校。学校只有5张桌子,几把镐头。每天课堂学习2--5小时,其余时间开荒种地。所以,“萌芽学校”又被称为“萌芽农场”。头一年开荒种地全用镐头,工具不够向老乡借。后来听说孙吴县有日伪开拓团遗弃的农机具,学校便派梁军她们到孙吴去荒山野地里去拣。1948年3月,萌芽乡村师范学校决定扩建农场,打算派几名学员去北安拖拉机训练班学习。梁军主动找到校长高衡,再三央求当女拖拉机手。高衡说训练班不收女的。梁军问:“为啥苏联有女拖拉机手?咱们没有?不是说苏联的今天,就是咱们的明天吗?”梁军终于说服了校长,她成了北安拖拉机手训练班唯一的女学员。

  北安训练班是原黑龙江省委托花园农场办的,训练班指导员正是杨清海。没有单独的女宿舍,梁军就住在离学校二里多地的校长家保姆的屋里。白天她和男学员一样在机车上摔练,晚上点着小油灯整理笔记。两个月后,她不但学会了开车,还学会了简单的修理和保养。

  当梁军开着省政府拨给学校的新拖拉机回到萌芽学校时,整个学校都沸腾起来。18岁的梁军不但顶班驾驶,而且开始带女徒弟了。开荒点离学校30多里地,梁军和女助手就在地头搭一个小窝棚。一天晚上,狂风把窝棚的草顶掀了,暴雨把全身浇得精湿。她俩一宿没合眼,第二天一早照样开着机车下地。野外作业,满身油泥,风吹日晒,喝的泡子水,吃的椅子饭。梁军身上长了疥疮,又痒又疼,她没有叫一声苦,也不回校治疗,简单的用盐水清洗一下,抢开荒的黄金季节又出车了。她每天坚持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一天下来,蒙尘带土,像“黑姑娘”一样,除了眼白牙白,浑身黑。

  1949年初,梁军在《东北日报》上读到一篇文章,名叫《苏联女拖拉机队》。她向、高衡表示:要学习安格里娜,成立女子拖拉机队。高衡支持了她的建议。这年,梁军做为新中国的第一个女拖拉机手,光荣地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亚洲妇女代表大会。她在会上意外地见到了慕名已久的苏联女子拖拉机队队长安格里娜。1950年6月3日,中国第一个女子拖拉机队,终于在德都县萌芽乡师农场宣布成立了。在全校几百名教职员工和师生们的掌声和鼓乐声中,梁军带领11名女队员庄严宣誓:“我们决心团结广大新的妇女一代,一道参加生产建设,为新中国农业机械化奋斗到心脏跳动的最后一分钟!”她们开动三台拖拉机围着校舍绕行一周。第二天,她们就驾驶机车向新的荒原进发了。

  歌声传遍了北大荒。不久,通北机械农场也成立了女子拖拉机队,来自工厂、农村、学校的21名姑娘,集合在一起,命名为“第二女子拖拉机队”。她们拥有4台拖拉机,4台联合收割机,承担914垧耕地,当年打下了千余吨粮食。

  歌声传遍了全国。各地女青年纷纷写信要求来北大荒。内蒙古自治区两名蒙族姑娘一萨仁和索耀尔玛,她俩直奔梁军而来,见了面就说:“我们是全族人民派来的,我们要做新内蒙第一代女拖拉机手!”不到半年,她们在梁军的带领下学会了驾驶拖拉机,并能顶班作业了。北京第三女中的学生刘瑛,那年才14岁,也奔梁军姐姐学开车来了。这位当年被人誉为“云雀姑娘”的中学生,跨上机车,勤学苦练,在开荒竞赛中班次提高到120亩,被评为‘‘开荒模范”。不久,她成了新中国第一代女康拜因手,创造了轰动全国的班次收割小麦375亩的新纪录。她的车组被共青团中央授予“保尔?柯察金突击队”的光荣称号。

  平阳机械农场(查哈阳农场前身)拖拉机手王世成和王土林则是松嫩平原上高扬的两面旗帜。1950年春播,王世成驾驶一台“斯特兹”拖拉机,牵引四联24行播种机,单车播种大豆13744亩,创造日工效(12小时)平均播种1332亩,时效111亩的新纪录,是当时东北公营农场管理局规定的标准定额的1、24倍。另一位驾驶员王士林,驾驶一台“斯大林80号’’拖拉机,创造性地运用“一机多牵引”的经验,在一台车上联结6台圆盘耙,创造了耙地日工效1915亩(12小时),时效159、6亩的新纪录,超过国家定额50%。“二王”所创造的这两项新纪录,对当年东北公营农场系统的“爱国增产节约运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黑龙江省农业厅、东北公营农场管理局先后向全省、全区的国营机械农场,发起了著名的“向‘二王’学习”的运动”。这年9月,王世成就同耿德、梁军一起光荣地出席了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战斗英雄代表大会。

  1950年9月25日,在举国欢庆国庆周年前夕,首届工农兵劳动模范、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在首都北京隆重开幕了。庄严而热烈的怀仁堂,来自全国各条战线的英模代表人物济济一堂。英模代表中间,居然有三位来自黑土地的拖拉机手。这是北大荒的骄傲,机械农场的骄傲:那年耿德21岁、梁军19岁、王世成才18岁。

  9月25日下午3时,军乐队奏起了《东方红》乐曲,主席走上了主席台。整个会场沸腾了。代表党中央致祝词,他那带着浓重湖南口音的语调缓慢而有力:“你们在消灭敌人的斗争中,在恢复和发展工农业生产的斗争中,克服很多的艰难困苦,表现了极大的勇敢、智慧和积极性。你们是全中华民族的模范人物,是推动各方面人民事业胜利前进的骨干,是人民政府的可靠支柱和人民政府联系广大人民群众的桥梁。”

  当晚7时,党和国家在北京饭店举行盛大宴会。耿德、梁军、王世成分别安排在三桌,每桌都有一位中央首长或国家机关领导人。机灵的王世成乘机掏出笔记本,大着胆子走向被人们拥簇着的周恩来,请总理签名。总理笑容可掬地匆匆写下了“周恩来”三个字。

  10月1日上午8时30分,耿德、梁军和王世成来到了参加国庆观礼。梁军在会议期间写了一份材料,将萌芽乡师学校和女子拖拉机队的成长情况,汇报给党中央和毛主席。9月27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新中国的女拖拉机手――梁军》的文章。文章在叙述了这个农村姑娘短暂而又不平凡的经历之后,写道:“4年来,梁军已由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位女战土,而且是一个光荣的员。她领导着一群拖拉机手,终日在辽阔的大草原上奔驰着――担负起建设国家的光荣任务。”会后,大会秘书处意外地转来主席为“萌芽学校”题写的校名。梁军激动万分,看了一遍又一遍。她把亲笔题写的这件墨宝带回了学校,极大鼓舞了女子拖拉机队和全校师生。

  在评价“长征”的意义时说过:“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它散布了许多种子在十一个省内,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如果用这样的比喻来说明中国第一代拖拉机手和这支艰苦创业的队伍对共和国农机事业的传播,那是恰当的。

  史料表明:早年拖拉机手训练班和培养出来的第一代拖拉机手已发挥“播种机”的作用。他(她)们在查哈阳、宁安、赵光、花园、鹤山、兴凯、桦南等农场辛勤耕耘,已经把无数种子播撒在黑土地,继而播撒在全省,播撒到全国。

  这千余名拖拉机手中间,有的在垦区担任农场副场长、场长,总工程师,农机处长,管理局长,科研所工程师,机务工程师……有的调往省市县担任农机部门的领导工作,有的调往省外,遍及广西,四川,内蒙古,广东,北京等省市……

  1947年,李富春在东北财经工作会议上传达的党中央指示,要在北满创办一个“粮食工厂”,任务是培养干部,积累经验,创造典型,示范农民。如今看来,由于第一代拖拉机手们的辛勤耕耘,撒播了无数种子,开始发芽、长叶、开花、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