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品中心 > > 正文
15名中国人成功偷渡美国藏在拖拉机后面被ICE逮捕
添加日期:[2019-11-29 23:07]

  美国国土安全部官员对外透露,近日有15名中国公民成功偷越了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后,在美国边境附近地区被查获拘捕。非法移民能够成功偷越边境,是因为南部边境的移民潮已经使执法部门的精力受到严重影响。

  3月23日,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南部城市麦卡伦以北70英里(约为113公里)的一条高速公路上,边境巡逻人员在一个非法移民检查站对一辆拖拉机拖车进行检查时,在其后部发现了15名成功偷越边境后进入美国的中国公民。

  正在德州圣安东尼奥参加边境安全博览会的维蒂耶洛对媒体表示:“这些偷渡的中国公民可能是在边境附近被逮捕的。”

  按照相关法规,美国边境巡逻员在发现非法入境人士之后,需要安排他们接受体检。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CBP)统计,仅从去年12月底到今年2月底,该部门就已经花费了至少49,000个小时的警力,将这些闯关中美洲移民家庭运送到附近医院进行医护检查,并花警力监视病人在医院的情况。这相当于25名边境巡逻人员一年的执勤时间。

  3月26日对外表示,最近几个月,美国南部边境的联邦执法人员已经在超负荷地处理移民家庭事务,大量中美洲移民举家闯关所造成的执法部门资源紧张可能会导致有更多的人偷渡边境潜入美国境内。

  维蒂耶洛还表示,由于在过去几个月里,有创纪录数量的闯关移民家庭被拘留,移民家庭事务正在“分散”边境和移民警察对“主要任务和其它问题”的注意力。

  同样,位于加州圣地亚哥的美墨边境近日又有一名中国偷渡客被逮捕,在逮捕的过程中,一名海关边境保护官员与该名偷渡客一起被司机从一辆货车上抛下,目前正在康复中。

  据圣地亚哥联邦法院提起的刑事诉讼内容,货车司机贝蒂·梅·陶尔比和乘客马克奎斯特·纳撒尼尔·摩根,两人被控走私人口。

  根据诉讼内容,两人于一天下午5:10左右抵达入境港,出示了亚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居民身份证。陶尔比告诉初级检查室的官员,他们正前往丘拉维斯塔。

  诉讼中中说,当警察打开货车的侧门进行粗略检查时,他看到一个人藏在驾驶座后面的一个蓝色大垃圾箱里。警官用无线电请求帮助,并要求陶尔比关闭发动机。相反,陶尔比加速前进,在左转时警官被从货车上扔了下来,装有中国偷渡客垃圾箱也滑到了地上。

  这辆面包车继续行驶,向西面出口右转,但被交通信号灯和赶来的执法官员所阻挡。受伤的边境官员和偷渡客都被送入医院急诊室接受治疗,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据《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报道指出,经由海关执法局证实,这名偷渡客确实为中国公民,他将支付2000美元被走私到美国,并打算在纽约找工作。此外,货车司机陶尔比告诉当局,她以1000美元的价格接受了这项走私工作,并打算把这名男子带到博尼塔广场购物中心。

  其实偷渡到美国,在这里生活并不容易。初来美国的人第一代移民,生活很苦,可以说非常苦。

  一个叫Jerry张华的福州人讲述了一段自己偷渡到美国的移民过程,历经无数磨难。

  于08年考过雅思准备留学澳大利亚,7,8月份时候中介通知我说澳大利亚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叫我培训下准备去大使馆签证。

  也是同一时间我爸妈收到一条消息村里的一个堂妹偷渡到了美国,只花了一周时间超级顺利。

  护照拿去的第四天中午蛇头电话来了通知我家人我签证过了,而且叫我必须明天就要到深圳后天到香港!

  于是我最快的速度到达了深圳。去了蛇头交代的房间,一个跟我差不多同年龄的胖子开门。

  然后就是蛇头交代我们几个一伙去哪里,要是在美国境内被抓要怎么说,如果在墨西哥有人接要怎么做等等。

  我现在才知道蛇头以前是给我拿到了泰国签证但是这个只是个幌子让我过香港海关去登飞机的幌子。

  08年厄瓜多尔对中国落地签,因为据说中国政府借了几百万美元给这个小国它就让我们中国人落地签了。这个消息当然被这些精明的蛇头第一时间知道并加以利用。

  他们检查的很仔细,连我的头发都戳了一遍!然后问我去哪里!我说去泰国,他们问去那边干嘛!我说去旅游,问你说泰语吗?我说不会但是我说英语!

  进香港海关人员只问我几个问题,其中说到我带了6000美元,他说下次旅游现金不能带太多这次就免了。

  一天晚上,有个老头来接我们到他家,说今晚带去香港国际机场坐飞机去厄瓜多尔。

  到了香港国际机场,期间过来几个香港海关人员其实我感觉他们怀疑我们是要偷渡,因为福建偷渡太多了名声在外了没办法。

  因为飞机嗡嗡的作响我也没多大睡意,终于在法国时间早上到达了巴黎国际机场。

  我在想估计是香港那边通知了法国机场这边并且此时我们护照还在他们手里具体他们怎么转接护照到了谁那里我们不得而知。

  只知道一下飞机就被人带去一个小房间的旁边等候。其实很多人包括外国人也都在那边小房间等待。

  就这样一直等到下午时分,来个几个光头的高个子大汉,带着我们几个去楼下的移民局小房间。

  原来他们也是今天刚押送来的。估计法国机场人员发现怎么一天之内几十人都是去厄瓜多尔旅游而且都经过墨西哥,所以他们怀疑了。

  关到了晚上,我们几十人按批次被押送坐车开去了一个移民局招待所。每个人还发了一张打往中国的电话卡,叫我们打回中国跟家人报平安的,还有那个标准房间就像中国的宾馆!

  这个时候我们还在为法国政府对我们这么好而开心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在法国延误了这一天时间,导致墨西哥移民局那个被贿赂的官员刚好错开了我到达墨西哥的时间!

  等我们到达墨西哥后本来说好的把我们口袋中的所有美元都给墨西哥官员用来买关用的,结果又被墨西哥移民局抓进了移民局监狱。

  中国的蛇头说现在情况麻烦了,没人接了你们只能继续旅游真的要去厄瓜多尔了!

  在这里呆了快一个月时候,蛇头来消息跟我们说最后试一试看看,从香港传真出来机票,我们这次路线是厄瓜多尔飞到墨西哥然后法国最后香港。

  飞机一到德国机场就看到几辆移民局的车开过来接我们了,直接拉到移民局监狱去了。最后,终于回到了香港。

  等我去泰国呆了三天再回到香港机场后,我们并没有进入香港境内了而是直接从香港机场坐飞机飞去法国然后转机去了古巴。

  又经过法国这次竟然被一个法国工作人员认出来,他找了个翻译问我是不是想去美国我说没有,然后又是检查一堆,关移民局最后当天就送我们上飞机飞去古巴了。

  后来古巴蛇头买通了belize伯利兹这个小国的签证官。轻松都拿到签证了。

  在没人的山路换成小车,最后达到山里。在前面不远处有条河,我们那时车停在河边距离有10米左右。过了一会儿对面划过来一艘小木船,我知道他是墨西哥那边边境人员,他叫我们分批次蹲坐在他的小船。

  他每人分了一把手电筒。手里拿着一把砍刀是走山路时候用来砍挡住去路的树枝植物的。

  跟着那个墨西哥人走了2个多小时的山路,终于看见一个边境巡逻人员的工作房子。

  然后走到一户人家门口坐车,我因为动作太慢前面没座位了,只能跑到后面放杂货的的车厢。

  这次我们到了cancun坎昆!这个城市只要是偷渡的人都知道也几乎都要经过。

  我们最后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下车,等了有半小时总计两部车带着我们7人开向了美国跟墨西哥边境。

  我们被分到了不同的三户人家,在这里生活了不到一周,其实我们巴不得早点过去美国那边,因为在墨西哥被抓是要被送回中国的。

  而且我每天都可以看到门前的大路上面开过一车车的墨西哥士兵,几乎每天都有来来往往,他们手机还拿着枪,我们都被告知不要出去门口。

  就在我们窃窃私语的那会,对面天空传来了轰隆隆声音,司机叫我们全部蹲下,不要动!

  只用了一分钟!!我真的很难想象一分钟前我还在墨西哥,此刻脚下就是美国,一条河隔断了多少人去美国的路啊。

  到对岸后,我们跟着一个向导,只有19,20岁左右的墨西哥人,当然也是我们司机之一,估计墨西哥边境人从小就训练偷渡了,看他走的那么熟悉肯定经常来回美墨边境了。

  一开始路好走,心情也不错。心里想着到了美国领土此刻被抓也不会被送回去了,顶多找亲戚担保出去。

  后来我们到了一个房子里,墨西哥人通知国内蛇头我们到美国了,然后蛇头通知国内家人,家人要求我们打电话回去确认,然后就是国内在商讨过钱事宜了。

  我那会还有点郁闷怎么又要走,这不已经到美国了吗?直接坐车不就得了吗?后来才知道因为德州边境查的很严他们不让我们坐车怕我们坐车被查就被抓了。

  途中会有直升飞机临时检查,很多时候,我们都要迅速躲进灌木丛。满身都被仙人掌扎到,拔出来时候上面还粘着血迹。

  第二天晚上也在一直赶路,天气变得异常寒冷。实在受不了,大家就都尽量往火堆靠近,但是依旧冻得直哆嗦。

  天亮时候我们经过一户人家的前面,又是刚到美国那一幕又上演了,因为我们到达了高速路旁边的灌木丛里了,我们必须再次躲着等着车来接应。

  最终我们来到了休斯顿机场附近的一个人家。很新的房子,接我们的是中国人面孔!好亲切的感觉,关键他还是说福州方言!吃过饭菜那个屋主又给我们每人一个新的旅行包,里面有外套内裤袜子等等,统一着装一套。

  我因为没跟婶婶见面过所以不知道她长相,在人群中我看到有个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就走了过去,后来我坐上了她的车,她开了快4个小时把我带到了宾州。

  而是一早上就去叔叔开的店里学艺去了,这其中包含着多少的辛酸跟无奈直到现在我还能够体会到。

  这就是一个福州偷渡者的内心与经历,谢谢大家的阅读,还有很多细节我没有写到,希望大家看完我的真实经历对偷渡有个更全新全面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