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拖拉机大马拉小车过度透支产业未来
添加日期:[2019-02-26 12:23]

  近年来,“大马拉小车”已由最初几家小企业演变为目前多数大中拖企业竞相参与。这种现象已经严重透支大中拖产业的未来,需要尽快纠偏,还原大中拖健康发展格局。

  农机市场竞争激烈,部分农机企业不是提升品质,而是通过配置降低、底盘降级,低价进行竞争,使本就“弱乱散小”的产业格局发展更加不利。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160余家大中拖制造企业,前5家制造能力基本满足国内需求,80%以上企业已经具备73.5kW(100hp)机械换挡拖拉机制造能力。

  从2018年武汉农机展看,20余家企业已具备147kW(200hp)以上机械换挡拖拉机制造能力。从制造水平看,只有少数几家企业突破同步器、动力换向和动力换挡拖拉机制造技术;90%以上企业主要靠外部采购进行拼装,基本不掌握核心技术,产品也没有品质保障能力。

  与发达国家相比,国内高端动力换挡、闭心式液压拖拉机生产落后40年左右。从产品技术差距看,国外发达国家拖拉机产品已经实现了区域动力换挡、全动力换挡、无级变速(CVT)换挡技术,国内仍处于以啮合套和同步器机械换挡为主的阶段。欧洲处于欧IV排放阶段,北美处于Tier4F排放阶段,国内的国三排放才实施了两年多,技术还不完全成熟。

  国内大中拖产品品质仍未取得根本性突破,大马拉小车产品更是存在可靠性不高、质量不稳定等诸多问题。大马拉小车产品依靠价格便宜、销售零活的优势,成为行业增长最快的产品,对正常的产品造成了冲击。

  有专家认为,轻负荷作业区110.3kW(150hp)以上产品,超过80%是大马拉小车产品。目前,这种趋势从中小企业蔓延到大企业,产品覆盖从小到大、从水田到旱田领域,形成失调的繁荣。

  首先是伤害用户。用户购买主要是为了自身使用或经营,大马拉小车产品功率大、底盘小、整机质量小,拖拉机底盘原有的设计安全系数被打破,底盘的强度甚至超过了设计极限,作业中可能会出现多种结构性故障。

  据调查,大马拉小车产品经常出现变速箱打齿、跳挡、翘头等问题。遇到重负荷作业还会出现折腰、后桥传动轴折断等大故障,有些产品无法从事正常产品能做的深松、深翻作业。为此部分企业对大马拉小车产品采取限定作业的方式,只能够从事一些小底盘能够适应的作业。还有一些企业不具备维修能力,遇到区域批量问题往往会更换品牌或转移经销区域。

  其次是伤害产业。近年来,受益于惠农政策,大中拖市场得到稳步发展。有些企业为了获得更高的补贴额,便开始了“大马拉小车”式的产品竞争,有的企业简配、多数企业底盘降级。这不是材料升级、产品轻量化技术的突破,而是短期利益透支长远发展的险棋。

  在这个过程中,大企业将底盘进行简配,前桥、轮胎等降级。中小企业直接用“小底盘+大柴油机”的方式,将拖拉机配套动力上延。大马拉小车产品利润较高,多数企业开始陷入短期的“晕轮效应”。

  再者是经营风险。我国大中拖购置补贴实施分档政策,分机型、功率段和销售价格进行补贴,功率越大补贴额越多。大马拉小车产品与正常产品相比,成本明显偏低,销售价格达不到补贴金额等标准要求,但是一些企业或者经销商采取虚开发票的手段,客观上形成了套补行为。而这严重违反了国家的法律法规,也给企业、经销商带来了经营风险。

  根本上解决大马拉小车难题,需要汇聚行业资源和优势,协同推进、共同努力,重塑产业正常生态。

  一是加快产业升级。鼓励企业加快产业转型、产品升级,加快新材料、新工艺应用步伐,实施轻量化发展。规范产品标准,突出牵引力、可靠性等关键指标,规定旱田、水田等作业条件下同一底盘和柴油机的配置功率区间及作业区域及类型。加快国四产品、动力换挡和动力换向、无级变速拖拉机的研发步伐。

  二是推进价值传递。缩小或取消低端产品补贴,倒逼产业升级;减少大功率区间段的补贴差距,缩短补贴后的价格差;采取产品技术平台和功率相结合的方式,对高端产品实行专项、叠加补贴;加大农机补贴核查力度,规范补贴行为。

  三是实施服务支撑。以服务优势提高企业竞争能力,加快服务品质升级。拖拉机企业可以借鉴汽车行业的“三包”模式,以购买时间、作业量或真实作业时间为指标,来制定“三包”期限,实施更深层的服务升级,以服务差异性优势,构筑企业的综合竞争优势。

  我国大中拖产业发展已进入深水区,正面临不进则退的生存大考。跨国公司整体以产品质量优势得到越来越多用户的认可,未来的品质型产品发展将进一步提速;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将对国内外产品一视同仁。

  在这个高强度竞争的产业领域,大马拉小车产品无序发展模式注定要被抛弃,农机企业如果不重视产业转型、产品升级,打造出差异化竞争优势,则有可能在残酷的竞争中被淘汰出局。

  本公众号所发布内容,均受著作权法保护,未经授权转载、编译或摘要,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