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播直击:玉米播种超七成 新麦价格急涨
添加日期:[2019-02-27 14:54]

  据农业部农情调度,截至6月17日,全国已夏播粮食2.48亿亩,完成计划的55.2%,进度同比快1.8个百分点。其中,夏已播1.14亿亩,完成68.7%;中稻已栽9326万亩,完成81.6%;夏

  夏玉米播种进度同比略慢,但区域不平衡。河南播种基本结束,安徽、山西、江苏三省播种进度快于同期,河北、山东两省因小麦成熟期推迟,小麦收获和玉米播种相应推迟。

  6月24日,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白洋湖水稻专业合作社农民龚光友家的中早熟常规品种水稻刚刚插秧完毕,水田里绿油油的稻苗需要耐心等待120天的生长,才能迎接到秋天的丰收。

  在龚光友的记账本上,今年水稻夏播的成本有所提高:今年中早熟品种水稻种子为70元/公斤,较去年上涨6元/公斤;由于油价上涨导致流通成本增加,化肥价格也小幅上扬;农药、农膜、育秧盘等价格与去年基本持平,地膜平均价格为14元/公斤,机插软盘为1元/个,抛秧软盘为0.5元/个。这样算下来,每亩地需要花费种子100元、化肥200元,生产成本涨幅在10%左右。

  龚光友告诉记者,目前夏播水稻还处于插秧阶段,大量需求的是杀草杀菌系列的农药,成本并不高,一亩只需要20~30元,等到后期杀虫施药的田间管理高峰期来临时,农药成本的投入会更大,这要看后期虫害的严重性而定,每亩地至少需要150元。

  令龚光友庆幸的是,本应投入最大的劳动力成本,因为加入合作社的原因而省去了。农忙时节,合作社成员会互相帮忙,一人一天插5分地,很快就能干完,不需要再招工。

  水稻是靠水生长的农作物,然而中央气象台6月17日发布今年首个高温蓝色预警,高温天气雄踞黄淮、江淮、江汉、江南以及西南等地区,其中,重庆、河南、湖南、湖北等地气温逼近40℃。

  受惠于地域原因,龚光友所在的地区温度虽高,但雨水频繁,5月雨水不断,6月虽然只下过一场雨,但雨量很大,用于水稻灌溉的水库被积得慢慢的,甚至还得泄洪。

  紧邻湖南的湖北襄阳市南漳县,却是另一番景象。6月中旬,随着麦收的结束,村民张祖兵家中的中稻也已经完成插秧工作。

  然而连日来,当地的高温缺水却让张祖兵担忧不已:“我们这里已经小半个月没下过雨了,水库里几乎都快干了,因为缺水,以目前的长势来看,明显没有去年好。”

  在天津市武清区南蔡村镇连片的农田里,一块麦田收获完成后,玉米播种机驶入农田,在旋耕机的作用下,将籽种、化肥一起播撒进农田中。通过收获、播种全面机械化的运用,不仅节约了农民的劳动成本,更使武清区“三夏”生产的效率大大的提升。

  截至6月中旬,全国夏播已过五成夏玉米播种近七成。由于近两天天气晴好,加之前一段又刚下过雨,所以农田土壤湿度充足,正是夏玉米等夏播作物播种的最好时机。

  而天津武清区的气象、农业、农机等相关部门也正密切关注天气变化,全力以赴抓好夏收、夏种、夏管各项工作,督促各乡镇做好麦收并抢抓有利时机,适时抢墒播种,确保收割一块,播种一块。

  对于武清区今年的夏玉米播种情况,武清区植保植检站高级农艺师邵凤成说:“现在正值夏种季节,在示范推广郑单958、浚单20的基础上,今年我们又重点示范了蠡玉18、蠡玉35、郑单968等优秀品种,同时我们配套推广的技术有测土配方施肥技术、免耕播种技术、潜种型栽培技术,提醒群众,在播种的时候注意两个方面问题,第一个问题,要注意种肥隔离,第二个注意问题要注意播种后及时除草。”

  目前,全国各地夏玉米播种在如火如荼得进行,据农业部农情调度,截至6月17日,全国已夏播粮食2.48亿亩,完成计划的55.2%,进度同比快1.8个百分点。其中,夏玉米已播1.14亿亩,完成68.7%。

  业内人士介绍,在北方地区,夏玉米生长季节较短,到生长后期籽粒的灌浆成熟受温度制约较大。因此,为了争取有效积温,取得夏玉米高产优质的栽培目的,采取“早准备、早播种、早管理、高密度”的栽培模式可以有效的提高生产效率,使夏玉米生产获得丰收的效果。夏玉米品种的选用要因地制宜,不但要考虑当地的种植制度,保证正常成熟,不影响下茬作物的播种,还要考虑能充分利用生产资源。如果肥水条件好的地区,要选用耐肥水、生产潜力大的高产品种。在丘陵、山区,则应选用耐旱、耐瘠、适应性强的品种,要根据当地常发病的种类选用相应的抗病品种,此外,还要根据生产上的特定要求,例如饲用玉米、甜玉米、黑玉米等选用相应良种。要做好种子处理,在精选种子、做好发芽试验的基础上,进行晒种和拌种。晒种可提高发芽率,及早出苗。药剂拌种,可根据当地常发生的病虫害确定药剂种类。对于缺少微量元素的地区,可根据缺少种类进行微肥拌种。或者直接使用包衣种子。

  另外,夏玉米施肥的基本原则是“有机肥与无机肥配合;氮肥、磷肥、钾肥和微量元素肥配合;基肥、种肥和追肥配合;氮肥、磷肥、钾肥总的施用量要根据产量水平、品种特性、种植密度、地力等各种因素确定”。产量水平高、地力差、密度大、植株高大的应适当多施,反之则减少用肥量。基肥的施用应以有机肥为主,并适量配合氮肥、磷肥、钾肥和微量元素化肥。基肥的施用方法有撒施、条施和穴施三种,要根据具体情况适宜地选用。种肥主要补充基肥的不足,保证幼苗健壮生长。

  “种玉米气候和时节都有些不太适宜,于是,我们就拿起了搁下已久的大豆啦。价格虽然不太理想,也总比没收成要好的多呀。”黑龙江黑河市农民王有才的笑声中带着一点苦涩。

  受黑龙江东部和北部春播延期的影响,今年龙江大豆面积有增加的情况,结束了连续数年下降的情况。但是从种植效益对比来看,农民对于大豆的种植热情仍不会很高。

  按照国家粮油信息中心5月份报告预估,2013年全国大豆种植面积在650万公顷水平,较去年同期下降25万公顷左右。其中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对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预估在235万公顷水平。而黑龙江玉米播种过晚导致一部分面积将转向大豆,黑龙江大豆面积将因此上升7%。

  王有才告诉记者,今年东北播种期温度偏低,土壤过湿,导致播种普遍偏晚。而正是因为这种时间上的原因,原先种的玉米就不太适合在这个时节播种,考虑上积温等情况的影响,他们就选择种植大豆过度一下。但是王有才坦言,从种植收益比对分析,大豆种植依然较玉米、水稻相比处于劣势。

  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分析师炎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调研分析,去年黑龙江省普通大豆种子集中在2.3~2.4元/斤,今年多在2.8~2.9元/斤。由于大豆种子连年销售萎缩,培育规模下降,而今年需求意外重启,导致一些农场种子脱销。按照单产粗算,大豆价格应是玉米的4倍才有优势。按上面的典型成本收益计算,3.12左右的大豆与去年春节前玉米中低卖价的收益持平。租地成本高的地区种大豆基本不赚钱,且风险较高。但是就目前农民的种植意向来看,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出现增加基本形成事实。在政策保护价的形势下,因今年种植成本变动不明显,预计农户大豆的总体收益相对稳定。在良好的天气形势下,总体大豆供应不会出现明显异常。

  但是对于此种情况,不少业内人士依然持观望态度。炎夏坦然,由于前段时间对于转基因大豆的放行,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对国内传统大豆又会是一波不小的冲剂,此刻夏播大豆种植面积增加,可能会对后市价格造成影响。

  王有才告诉记者,其实他种大豆也只是属于一种过渡时期的选择,由于时节不是很合适,才想起种大豆,毕竟以前对于大豆种植也算是轻车熟路,但是等玉米种植时节来临的时候,他们依然会种植玉米,大豆种植的收益已经基本没法同玉米种植相比了。

  当前,北方麦区收麦工作已渐入尾声,新麦上市量并未出现大幅增长。在此情况下,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加大,新麦价格也开始迅速攀升。面对急涨的价格,买方有所迟疑,卖方则开始观望。

  据了解,去年新麦上市后,市场价格一直在低位徘徊,当时河南北部地区小麦收购价仅在1.08~1.10元/斤,国家及时启动了小麦最低价收购预案并收储了大量小麦。在政策支持下,国内小麦价格一路上涨,很多收购并囤积小麦的企业获取了高额利润。而在今年新麦上市前,很多市场主体提前做好了资金和仓容准备,并期盼可以抓住新麦上市初期价格较低的机会多收粮。其中,国有粮库和制粉企业由于补库与生产采购需求较强,其在小麦主产区还提前布好了收购网点。但在今年,新麦上市开秤价就高达1.15元/斤,并在一周之后涨至1.20元/斤,这让很多企业感到意外。“由于小麦产量不及预期,加之降雨天气导致大量芽麦出现,今年新麦上市数量比往年同期少了很多,新麦整体质量也偏差,这增加了用粮企业采购的难度和收购成本。”河南雪健面粉公司总经理杨庆生告诉记者,今年新麦上市价开得高,随后不断上涨,当地大部分地区质量稍好的国际二级小麦到库价已达到了1.20元/斤,这远远高于去年同期的价格,超出了市场承受心理。同时,价格上涨还使得已经启动的小麦最低收购价预案无法执行,部分用粮企业在采购时,面对短期内快速上涨的麦价开始犹豫不决起来。

  “一天一个价的涨,老百姓谁还会卖粮。”河北衡水和平国储粮库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席景涛告诉记者,数量减产和质量下降让很多农民惜售,小商贩和小贸易商也在收购后持货观望,短期内新麦上市没有像往年那样出现集中的现象。然而,随着日后各企业积极入市收购,新麦价格很容易被迅速抬高,估计这种市场格局还会维持一段时间。

  对此,山东济宁小麦贸易商王映忠表示,面对新麦价格的过快上涨,各用粮企业大多持有观望态度是一个好现象,这说明市场比较理智。“而一旦农民开始大量售粮,新麦价格将会进入平稳运行态势,届时各用粮企业再积极入市采购是比较好的”。